木笔香

远近亲疏,一皆覆载。不做诳言,不存欺心。

秋来雨声准,秋去满瘴尘。
林院如旧黄,不寻去年人。
秋寒萧瑟瑟,秋径郁森森。
惟恐离别久,相见不相闻。

秋寒渐至,满目萧条。富贵攸关,心中忐忑。借潇湘妃子的诗,暂表不可他诉之苦衷!

秋花惨淡秋草黄,耿耿秋灯秋夜长。
已觉秋窗秋不尽,那堪风雨助凄凉!
助秋风雨来何速?惊破秋窗秋梦绿。
抱得秋情不忍眠,自向秋屏移泪烛。
泪烛摇摇爇短檠,牵愁照恨动离情。
谁家秋院无风入?何处秋窗无雨声?
罗衾不奈秋风力,残漏声催秋雨急。
连宵脉脉复飕飕,灯前似伴离人泣。
寒烟小院转萧条,疏竹虚窗时滴沥。
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。

痴儿自幼离故土,万重山外苦沉浮。
流落江南十六载,摧锋折刃掩踌躇。
不奢佳人垂青眼,但将罗帕任吾哭。
一朝清平离京日,端是爱恨两疏途。

儿童节

二十年来如一梦,恍然弱冠已经年。
孩提只道西湖雨,莫知风波亭里冤。
少时羁旅贪山色,不谶背井闯黄玄。
只可仗剑怀赤胆,不负瑶池旧谪仙。
------谨以此文献给没有收到
礼物的六一儿童节

自幼羸弱,众药难调,奔波羁旅,故乡远遥。
双亲百思,方习武道,初习长拳,后刀离鞘。
及至京师,战不能交,纳身形意,宋家承靠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武术,以内强而御外,兵法国家亦然,内不强,而外不安,天狼咧咧,以窥东土。内强于外,而外不敢动,此方为止戈,武之本真也。
然何以强内?自古拳分南北,法分内外。内家者,重于气,以气催力,取其透力。外家者,以力打力,以求力猛。拳分南北,南拳,倚重技艺,繁苛以取巧,是以以小打大。北拳,偏于功夫,式简以功厚,是以厚积薄发。
天下武术,究其根本,或巧其技,或厚其力,或壮其气,终败敌以止戈也。

每一个路口我都是唯一的那一个,不为标新立异,只为后无古人。

望着流经你的时间死去:
.这并非是件易事。
.那些荒唐行径开始变得遥远
.隔着你现实的目光,
.未来显得无可奈何
.而上面叶脉般的细节
.精确到令人触目惊心
.往昔堆叠的祈祷逐渐失真
.化作酸楚的玩笑
.在海底挣扎的日子
.金黄旋律却仍在脑内回旋
.许多话语悄然收敛
.无常的寂静成为自然而然
.我们用过去的我们磨平自己
.岁月并未留下多少伤痕
.值得铭记的事终于模糊
.而它残存的气息
.前所未有地清澈动人
.只是一闭眼
.世界便充满芬芳
.隐着醇厚的苦味
.让人回忆昨日的甘甜
.沿褪色小道走去
.在孩童王国一探究竟
.迷失其间
.到梦最深沉的时候
.然后被自己的年岁唤醒
.继续辛累劳碌
.优柔寡断,
.回到眼前的一切之中:
.看经流的时间死去,
.这并非是件易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simon

浦江流月玄楼疏影,
十年一梦芳华,
故乡已作他乡,
残漏孤鸦。
乡音忘断更哪堪,
星星鹤发?

玉指竹琴彼岸香远,
情人亦作路人,
金牛湖畔旧愿,
南柯梦罢。
清话古今相思事,
薄酒陈茶。

北城风紧小院深锁,
鸿志何成俗志,
昔日鸿鹄缚翅,
贵人归哪?
摒弃玉臂红颜泪
可战天下?

当成功的时候,想想自己还是太年轻
当失败的时候,想想没事反正我还年轻